PEARLGREEN

LIFE’S QUESTIONS

Who is Pearlgreen for? For people who boldly ask themselves the following (life) questions:

  • What is the true self?

  • Who am I … and can this question be answered?

  • Was there a Big Bang, a creation … or was it all just a wink of his senses?

  • Why am I on this earth?

  • Is there really a reason for this life?

  • To be or not to be

To be or not to be

here a poem not in English but in Chinese

‘存在着’和 ‘不存在着’

万物皆是无法识别和野性随意,没有人察觉到悄无声息的变化  –  浮现出一场神秘的生命游戏…

不对于任何人的表象和存在

一个孩子醒来。眼光闪烁。还未具有感官能力。他/她 拼命地试图了解野性随意的各种动向和动态,那些看似在变化中和闪烁中寻求定位的事物的现象。

语言唤醒了命运,唤醒了记忆,时间,虚无中的一点  –  一个自我。这是世界,那是我的父母…,我学习着区别所有这些事物的多样性。

我是… 我存在…

我是这个和这样的,我可能比较不是那样的…

这个世界是复杂而具有道德性的。这也是那些关心照顾我的人告诉我的…

这个这样做而别那样做!为什么你选择这样而不是另一样。

这个冲击我的世界对我来说极大程度上是不可理解的 – 现在是,也一直会是。

是非对错和我,无论这到底是什么… 我总是必须选择“正确的”…

从所有这些信息中,我拼凑出我的世界观,在这其中我可以貌似安全地畅游。

我在一大堆生疏陌生的想法当中,在时空中…  在“我”的世界观中的某个地方,迷失了。

我不得一次又一次地调整我的观点和看法… 我的世界,我的职业 …,一切都在改变中。

我必须保持灵活性,不断重新地调整自己的身心状态。

我失去了我纯真的‘存在着’ –  我演绎诠释我的朋友,我的生活,我的损失  –  如果可以简单的只是存在着,那该是多好啊。

无论我想实现什么,我都会用假设和想象去放大。夸大它其实的样子。

我无法摆脱这种迂回缭绕的思绪。

真伤心!我想回家(回到纯真的‘存在着’),也许有些上天的力量给予我恩赐…

哦,不!不要再一次… 我又再一次陷入和迷失在愚蠢的想象中。

好吧,那我只想要让生活顺势发生,让生活的河流自然流淌。

但是,嘿,如果要发生的本就会发生,我真的必须它发生吗?

我做这个做那个。什么都不做。做…  如果变化的事物只是局限于要像天边短暂飘过来然后接着继续飘走的云朵那样看见…  对‘自我’的观察者…  不,是看见自我的人,会突然强调,自我是不变的。

哦,不!该死,我又一次在无数的想象中迷失了自己,那并没有出路。

我在刀刃上保持平衡,介于完全沮丧和绝对自由之间的某处。

我感觉着,我体会理解着…  我所有的想法都只是过眼云烟一无是处… 为了一个‘自我’而记录下的。

像苏格拉底一样,我知道,我一无所知  –  但就这种概念性的所知也只是诱引我。

我不能停止用假象预设去见证世界,找出关联并从中强调‘自我’ …

我是(我)… 即使我不是那堆我自己日复一日… 可悲地流连其中的死气沉沉的想象。

我在“什么都不是”和“貌似存在”之间…  各种‘在’与 ‘不在’的抽离状态…

是一种完全真实的无反思状态下的‘不存在着’和‘存在着’